Home Tags HKPES

Tag: HKPES

網絡媒體宣教 - 互聯網+教會

文章作者:歐健樑(春麗),鄧諾文Anson 過去幾年,全球迅速興了起一個新的詞彙,叫「互聯網 +」。「互聯網+」一詞的意思十分易懂,可說是連小學生 都明白,就是指互聯網加上某件事,某種行業,或某類產 品之後,就會產生或甚至相等於一個前所未有的革命。 請大家不要輕看此名詞,因為「互聯網+」已經不是停留在 一種概念狀態,而是已經在你和我的生活圈子中發生的實 況。舉一個簡單例子,當互聯網+醫療行業之後,結果就 是在以往的日子中「不可能」在家24小時監測一個病人或 老人家狀況的困局變成「可能」。不但如此,醫療人員更 可以運用大數據(Big Data,即運用科技系統收集大量數 據從而作出分析,以獲取有價值的資訊、或對未來作出預 測)對病人或老人家的各種生理指數即時進行分析,及早 採取適當措施,預防許多令人頭痛的健康問題。 那「互聯網+」的出現,對教會又會產生一場甚麼革命? 事實上,有些在台灣的教會已衝上雲端,由經營一個 Facebook專頁開始,再實踐O2O(即Online to Offline, 由在線到離線,從網上體驗帶動到實體互動,或相反)模 式,從線上(即網絡社交媒體上)幾十人聚會,發展到線下 (即小組聚會或教會)形成幾百幾千教會。此情況已日漸 普遍,原因是今日的年輕一代就是在這個互聯網文化中孕 育成長的,台灣教會只是利用了這種媒體工具而已。 能夠有效掌握網絡媒體的發展,就能搶先一步進入新時 代。這個新時代的特色是講求互動、廣泛滲透、表達自主 的時代…從孩童教養、學習、職場求職、生活方式等,環...

新書發佈《拆解職場困局27招》

《拆解職場困局27招》 天天OT,還要委屈受氣? 是非多多,還被迫違背良心? 職場充滿壓力?毫無滿足感?每份工都做不長? 「沒有錯誤的工作間,只有錯誤的選擇。」 天天抱怨,世界也不會為你改變! 調整心態,改變自己,找出工作的意義! 司徒永富有多年營商和教學經驗,熟悉打工仔心理和職場智慧, 這次親自拆解27個職場困局,分析問題核心; 配合27道關鍵理論,教你克服各種挑戰,學會打好你份工! 全書分三部分: CHAPTER 1 認清自己在人生甚麼階段 當我們面對吃不消的工作時,不妨靜下來聽聽內心的聲音,聆聽一下自己最想要的是甚麼呢?生活只有工作?還是還有家庭、朋友、靈性生活……?當我們站高一點,看遠一點,就會明白工作只是生活的重要部分,但絕對不是全部。 每一個在職的人,都應該努力找到屬於自己的平衡點,然後無怨無悔、自得其樂地生活和工作。 CHAPTER 2 鼓起勇氣向不公平說「不」 人貴自立,無論在多惡劣的環境,別人為我們帶來多少道德的挑戰,只要鼓起勇氣說「不」,說不定對方會因著你的正直、誠信而另眼相看,委以重任。 CHAPTER 3 要找到工作的意義 在現代職場,不少人都只是為了獲得工資,而不理會工作的意義。當工作變成只為了物質和一己私慾的追求,就會變得沒有靈魂,結果只會變得愈來愈苦。我認為,若找不到工作的意義,或者當工作跟自己的理念有所不同,自然難以全情投入;不能投入,工作自然不會精彩。 本書特色: ● 作者是集團總經理兼執行董事,更身兼香港專業人才服務機構主席,熟悉職場心理,有多個職場個案可作分享。 ● 將理論融入真實個案,加入分析、應對辦法、感言等,為打工仔提供心靈安慰,以及可以實行的解決方法。 ● 取材生活化,容易引起讀者共鳴。 作者簡介: 司徒永富博士,鴻福堂集團控股有限公司總經理兼執行董事 司徒永富,美國南密西西比州大學教育管理學博士、普立勤大學管理學博士、美國路易斯安那州大學工商管理碩士、香港信義宗神學院神學碩士及文學(神學)碩士,自1999年起出任鴻福堂集團控股有限公司總經理兼執行董事,身兼香港專業人才服務機構主席及多項社會服務公職。 司徒永富同時為香港樹仁大學工商管理學系行政系主任及副教授,曾發表數十篇研究文章,刊載於多份國際學術期刊,並著有多本管理學及心靈勵志書籍。 香港專業人才服務機構(HKPES),於1991年由一群從事教育及商業的信徒成立,為牧養在職信徒的平台,透過召命尋索和職涯規劃、忠於聖經和神學,協助信徒在真實處境中踐行基督信仰,回應職場挑戰。 多年來致力職場事工,按著教會和學界的需要,為學生、學者及專業人士舉辦多項服務。

唔明為何工作?砌LEGO啦!

是的,在現實生活裏,我們的確每天幹著同一樣工作,日復一日,如機械般複製工作內容,內心都會問,究竟幹的有甚麼意義?不同人會有不同的答案和生出不同的工作心態,自然工作成果也不同。 美國行為經濟學教授丹.艾端里團隊就對工作意義對人們工作影響進行了有趣的實驗。實驗的過程十分簡單,就是請參加者不斷砌LEGO「樂高」玩具。為了測試工作意義的重要,研究人員請來了2批參加者,讓他們在不同的環境(有意義和無意義)下砌「樂高」。 有意義組: 用「樂高」玩具砌出機器人,砌出第一個機械人就可獲2美金。參加者可決定是否繼續砌機器人。如果砌的話,之後每砌出一個機器人就可以獲得比前一個遞減11美分的工資,即第二個的工資是1.89美分,第三個是1.78,如此類推。 無意義組: 參加者工資計算方法保持不變,但是卻在砌「樂高」時增加多了一個步驟,就是每砌完一個機械人後,先要把這個機械人拆掉,才可以開始砌第二個。增加這個要求的目的是要讓參加者覺得自己砌機械人是沒有意義的,砌完便拆。 你猜猜哪組的參加者平均會取得較高的工資呢? 「有意義」組的參加者平均砌到10.6個機械人,而拿走了14.4美金。 「無意義」組參加者平均只砌了7.26個機械人,拿走了11.52美金。 原來生命找到意義,他發揮的威力是無盡的。但其實相關的例子還有很多,例如在假日後的死亡率會特別高,而假日前死亡率會特別低,因為人們都希望一家開開心心過節。由此可見,若我們能重尋人性光輝的內涵,例如愛和善德,我們便能為微不足道的工作找到意義和價值。 你們作僕人的、要凡事聽從你們肉身的主人、不要只在眼前事奉、像是討人喜歡的、總要存心誠實敬畏主.無論作甚麼、都要從心裡作、像是給主作的、不是給人作的。 歌羅西書3:22-23 本文轉載自 http://www.rickyszeto.com/,並蒙允許轉載於HKPES網頁 圖片:網上圖片

你「戀愛」左未?

常聽到不少人說不要和生意談戀愛,這話甚值得商榷。 若你不愛上你所投資的事業,那即使成功都是靠運氣的;只有愛上自己的工作,才會投入,創出新意及堅毅地排除困難。當然,若失敗已成定局時,壯士斷臂,與戀愛過的事業分手,瀟灑走一會,仍是上策。 年青時,看準追求對象,不時做出傻事,譬如把女朋友由荃灣送回柴灣,晚晚如是,不覺疲倦;又曾經看著想追求的女孩在金鐘地鐵巴士站下車,拼命從灣仔狂奔到地鐵站裝作巧合遇見……種種傻事,想起來會心微笑,若時光倒流,還是會再傻過。 原來有愛,便有情,有情便會不惜一切的付出。我是靠以上公式贏得老婆歸,又憑同樣的愛與投入,去克勝二人同行的各樣困難,得著足以樂足一世的家庭生活。 以談情說愛的心情經營事業,會經歷別有洞天的滋味。 當我從事零售業的初期,心情非常不開心,不但看不起自己在賣十元八塊一碗的涼茶,甚沒出色,亦為旁人眼裡事業每況愈下的我覺得很不是味道。一天,一位高人向我挑戰:「若你不能愛上這碗涼茶,你是沒有可能幹得精彩的!」 那時,我連基本草藥知識也沒有,亦不知怎麼經營,但我已被這位高人的簡單一句說話深深的敲醒了。由那天起,我向自己說,無論如何,客觀的事實是——上帝沒有為我開事業的第二扇門,我只有一個選擇,就是愛上今天上帝所給我的一碗涼茶,全情投入,扭出創意,以談戀愛的傻勁,向自己說“Why Not?”,往後我真的做出不少「傻事」,且樂在其中,真的談戀愛了! 康有為說:「坐這山,望那山,一事無成!」,不與工作墮進愛河的人,很容易一腳踏兩船,或舉棋不定,不專一於當下的差事,很難想像他能以毅力及堅持創出未來。 愛自己、愛工作、愛家庭,所用的「心」、「力」和「專一」,可以說是如出一轍。雖然愛的「力度」會有深淺之分,但「愛」的態度卻可成為習慣;我深信「態度」決定「高度」,愛得愈深,成就愈高﹗沒有愛意,怎會有敬意?不能敬業,又怎能樂業? 行文至此,有人會問:「那我怎樣才能愛上我的工作?」說實話,我沒有答案,我不懂得教人,我只知道從來沒有人教我怎樣去愛父母、愛朋友、愛老婆,縱然盲目一點,也還是活在愛中;愛是一種本能,愛自己的工作也應該不用別人教的。不要花時間去問了,去愛吧! 文章原載於「格思」iQuest.hk - Quest Institute 的網絡事工。Quest Institute 由一群基督徒創辦,是香港政府認可的非牟利文化機構。 圖片:網上圖片

我只係一名卒仔

美國氣象學家洛倫兹在1979年,提出一項震動人心的理論:「一隻蝴蝶在巴西拍動翅膀,有可能在美國的德克薩斯引致一場龍捲風。」 人稱這理論為《蝴蝶效應》,意思是說,我們不要看輕任何微少的東西,因為它們往往可能帶來巨大的影響和改變。 不知大家對「7分鐘」有甚麼概念呢? 相信大家都覺得7分鐘是一段很短的時間,但是大家又知不知溫州高鐵災難之前,鐵路調度員足足有7分鐘時間向高速行駛中的高鐵發出警告,阻止災難的發生。 原來,在雷擊發生後,本應顯示為紅燈的區間訊號機錯誤地顯示為綠色。由這錯誤開始至意外發生,調度員共有7分鐘時間警告司機(專家表示這時間足夠讓列車剎停) ,但是這位調度員卻在最後1分鐘才通知司機,結果奪去了30多條人命。原來,一盞失靈的小小交通燈和一個平常毫不顯眼的大意調度員便可釀成了一場驚天大災難。 相反,盡忠職守至最後1秒的高鐵司機潘一恆確實值得我們敬佩。他盡最後一口氣也按著剎車掣,為了的只是減低傷亡。不少專家表示,如果沒有捨己救人的潘司機,這次死傷人數必定更加嚴重。 在職場中,不少人都認為自己非常渺少,把自己說到可有可無。 記得有次和朋友閒談,他對我說:「我在公司只是一個『薯仔』,如果我有一日無返工,都不知道同事會不會發覺呢。」 無疑這是妄自菲薄的想法,在現代流水式的工作模式中,每個同事都像齒輪一樣重要,對我來說,辦公室接待員、秘書、廁所清潔工、有權有勢的經理、指點江山的CEO,在他們各自範圍中都是重要一員,而在企業創造價值的環環相扣中,更是缺一不可。 本文轉載自 http://www.rickyszeto.com/,並蒙允許轉載於HKPES網頁 圖片: 網上圖片

咦? 乜咁啱嘅?

人生在世,最令人無從掌握的,就是機遇。 無論一個人如何有能力,若缺乏機遇,最終往往是功敗垂成。反過來說,當我們以為已臨絕境,再無盼望時,卻又可能因觀念一轉而忽然否極泰來。對於機遇與抉擇,我想起聖經裏的人物-路得。   拿俄米的丈夫以利米勒的親族中,有一個人名叫波阿斯,是個大財主。 摩押女子路得對拿俄米說:「容我往田間去,我蒙誰的恩,就在誰的身後拾取麥穗。」拿俄米說:「女兒啊,你只管去。」 路得就去了,來到田間,在收割的人身後拾取麥穗。她恰巧到了以利米勒本族的人波阿斯那塊田裡。波阿斯正從伯利恆來,對收割的人說:「願耶和華與你們同在!」他們回答說:「願耶和華賜福與你!」(得二1﹣4) 閱讀路得記,我們多從拿俄米的角度去看。於是我們會看到拿俄米在跟隨丈夫以利米勒由伯利恆移民摩押地後,遭到種種的不幸,結果丈夫死了,兩個兒子也死了,只剩下自己和兩個摩押兒婦。 拿俄米覺得自己很苦,以致她在回流到伯利恆後,叫同鄉不要再叫她「甜」, 而要稱她做「苦」。 若我們認同拿俄米是命苦的話,那個在丈夫死後,陪同家婆由自己的家鄉摩押移民到伯利恆的路得又該如何形容自己呢? 在舊約時代,以色列人一直視摩押女性為「不祥之女」,這點路得應該心知肚明,如今自己家公和丈夫均已死去,免不了被人指為「尅夫掃帚星」,選擇陪同拿俄米到伯利恆不但不能取悅拿俄米,更會被伯利恆的以色列人投以防備甚至歧視的目光。拿俄米既是自己的家婆,她的丈夫亦已死去,而且年紀又老,可說是同是天涯淪落人,於是決定與拿俄米共同進退。 當日路得嫁給拿俄米的兒子時,哪會想過有一天她會離鄉別井,與一個年老無依的女人,移民到一個敵視自己的地方去居住! 多年前,拿俄米陪同丈夫和兩個兒子因為生活而要移民到摩押,結果只死剩拿俄米,三個男人為了生活,不幸客死異鄉。如今路得因為要陪同拿俄米,而要移民到伯利恆,擺在這兩個女人前面的,又會是甚麼呢?對她們來說,想福得禍好像已是生活的一部份。 在伯利恆,到了收割大麥的時候,路得的拿俄米提出拾麥穗以維持生計。一個年輕摩押女子到以色列人的田間拾麥穗,不用想也知道難有好結果。這點,路得與拿俄米應早已心知。當路得實行這個抉擇之後,她有了一個有趣的機遇,就是踫到波阿斯。 聖經只用了一句「恰巧」,就改變了拿俄米和路得,以致整個以色列族的命運。因為這次恰巧,路得再嫁予一個以色列人,而猶大財主波阿斯則娶了一個來自摩押的女子為妻。亦因為這次恰巧,摩押女子路得成為以色列聯合王國開國皇帝大衛的曾祖母。 這次恰巧,並沒有令波阿斯死去。 若干年後,到了所羅門王的時候,傳道者說:「日光之下,快跑的未必能贏;力戰的未必得勝;智慧的未必得糧食;明哲的未必得資財;靈巧的未必得喜悅。所臨到眾人的是在乎當時的機會。」 Are you ready for the chances? 本文原載於《時代論壇》2012年5月13日,第1289期,並蒙允許刊載於HKPES網頁 圖片:網上圖片

坐巴士見到……

「神造萬物,各按其時成為美好,又將永生(原文是永遠)安置在世人心裡。然而神從始至終的作為,人不能參透。」(傳三11) 不知從何時開始,我對濫用「金句」很反感,主要是因為這樣做只是以偏概全,而且根本沒有理會經文本身的上文下理。不過也有例外的,就是傳道書三章11節。這節經文雖短,卻常令我正視信仰和人生,賦予荒謬處境一點兒的盼望。 在這「金句」中,傳道者宣告,原來天下萬務有其始終是創造主的安排,而且這安排是美好的,同時創造主亦把永恆的觀念放在我們的心裡,使我們一方面對人間的禍福感到虛空,另一方面卻令我們更珍惜眼前的短暫,並且享受勞碌所得的成果。這句話看似難明,但其實正是我們人生的寫照。 有人把有限人生的不同遭遇以乘巴士來比喻,我覺得甚為貼切。 在巴士中有很多乘客,他們在不同時間,不同地點上車和下車。有人上車時,一同上車的乘客不多,所以上車後很容易就立刻找個座位坐下,可以舒適地享受整個旅程,甚至有人可以找到看風景的位置,坐下之餘更可欣賞沿途路旁景緻,對他們來說,這次旅程真是甚為舒暢。 但是,亦會有人上車時,一同上車的乘客很多,而且車上亦早已擠滿了人,於是他們只好擁擠在車中供人企立的空間站着,一方面要緊握扶手以免跌倒,另一方面又要緊拿着自己行李,巴士在行駛時他們的感覺當然比不上那些安坐在位上的乘客。然而,就是企位,亦有些乘客還是能找到較好的位置,令他們企得是較另一些乘客「舒適」一點的。 巴士經過的路線其實並無新意,有時路面會平直一些,所有乘客都好過一點;有時路面彎曲不平,企立的乘客就更要小心了。不過最重要的是,無論在車上甚麼位置,是企抑或坐,他們所有人都是乘客,都有自己的目的地,到時便要下車,巴士只是個交通工具而已。上巴士的原因不是為了爭個好位置,也不是為了坐在座位上,而是為了到站下車。 巴士到了某個車站,有人上車,有人下車,在下車的人當中,有幾個原本是坐在好位置,可以欣賞沿途路旁景緻的乘客,但到站後,不管他們如何喜歡自己的座位,他們也得下車。就在他們離座時,那些恰巧站立在他們座位旁的乘客就可以欣然坐下,享受他們餘下的旅程。對這些乘客來說,他們在這次旅程中終於遇到好機會,可以安舒一下,然而當他們到站後,他們還是要離座下車。 雖然大家都希望可以安坐於座位上完成整個旅程,對巴士上所有的乘客來說,可以這樣享受旅程的人畢竟是少數。事實上,巴士乘客在旅程中可能是全程站立,可能是站立部份時間,可能坐得不太好,也可能坐得很好。有人會為了爭個好座位而有計劃地站在較有利的位置,亦有人安於全程站立,也有人忽然得到一個好座位……這一切都視乎乘客在登上巴士後,未下車前的機遇。 我相信沒有巴士乘客會以乘搭巴士的座位/企位機遇來判斷乘搭巴士的意義,因為座位/企位只是過程,巴士是為運送乘客到他們的目的地而設,在巴士上的機遇只有在巴士可以載人到達目的地、乘客可以安全下車的前提下才有意思。 傳道者認為, 人生萬事,始終有時 必須要從創造主永恆的角度看,才見其美好。 本文原載於《時代論壇》2012年2月19日,第1277期,並蒙允許刊載於HKPES網頁 圖片:網上圖片

我應該轉工嗎?

「他的道是安樂;他的路全是平安。」(箴三17) 每談到工作和人生,談到要做神要我們做的事,基督徒就會十分看重尋求神的心意,而且可以是十分仔細的。常見例子是「那工作/弟兄/姊妹/房子,是否神為我預備的呢?」我在初信的時候,看過很多關於如何在每件大小事情尋求神的帶領的書,這些文章和書籍都有個共通點,就是申述神已為你預備了一生的路,只要走在這條路上,神就會大大的祝福你。 問題是,這條路是隱形的,你必須要小心尋求才能找到,只要你夠小心,夠熟聖經,你就會尋到,但是無論你如何小心,如何熟聖經,你根本只能靠估。更大的問題是,你做了有關決定之後,是無法檢測你是否真正選對的──如果事情順風順水,你大概會假設神已祝福了你,但神的心意就等於順風順水嗎?如果事情一波三折,你可能會以為選錯了,但我也可以解釋為神正正是要藉此訓練你。 我稱這種為「公我贏、字你輸」神學。在這種神學中,上帝是整蠱大王,令信徒疲於奔命,精神衰弱,一方面聲稱相信自己的一生都有神的帶領,一方面卻要時刻警醒,確保自己仍在神的心意之中。如果你是這樣尋找你的召命的話,我會覺得很艱難。 在電影《那山、那人、那狗》中,主角老郵差談到自己的妻子是在山區居住的人,因此在出嫁遷出山區後,常常感到若有所失。原來她總是覺得自己來自山區,故常常希望能夠回到山區,原因很簡單,在山區她覺得很自在,離開了,就不覺得自在。我覺得這個「自在」說得甚好。自在本是佛教用語,意思是無礙、自由、隨心所欲,做任何事均無障礙。山區的人的being是生於山區,在山區生活是她的calling,於是在山區中,她覺得很自在。對老郵差的妻子來說,要否在山區中生活是不用尋求的。她要的,不是在山區中完成甚麼任務,而是活在那裡。 活在山區當然有活在山區的困難和生活現實,也不一定會事事順利,生活富裕。但對生於山區、長於山區的人來說,人在那裡就會覺得生命理當如此,樂在其中,而且到最後,也希望能夠死在山區。被造的生命,若能回到被造的處境,就會覺得安穩、自在。 有很多時候,我們以為神給我們的召命是一個接一個的任務,我們就好像《職業特工隊》的主角一樣,在享受正常生活之際,忽然來了個最高指示,只有在正確詮釋命令之後,再加上極好身手,不斷努力,再配合最高當局的支援,才可以成功。而成功之後,我們又會暫時回復「自由」或「放工」的生活,等另一個「任務」臨到。生命的「自在」在我們的創造與召命的觀念中,並不常見。 然而,箴言的作者強調「他的道是安樂;他的路全是平安」,意思就是對蒙召的人來說,指引他們的,是心裡的安樂和平安,而這種安樂和平安正是來自上主本身。很明顯,只要我們的生命與我們的被造是一致時,我們就會感到基督的平安。也許,我們應該先了解一下自己的生命,才會明白自己的召命是甚麼。 「主雖以艱難給你當餅,以困苦給你當水,你的教師卻不再隱藏;你眼必看見你的教師。 你或向左或向右,你必聽見後邊有聲音說:『這是正路,要行在其間』。」( 賽三十20-21) 本文原載於《時代論壇》2012年3月4日,第1279期,並蒙允許刊載於HKPES網頁 圖片:網上圖片

條命生成,全部整定?

做基督徒日子久了,用的宗教詞語愈來愈多,但對信仰內涵的了解反而好像愈知愈少,最明顯的例子,就是對生活際遇的理解。對未信的朋友來說,有些人會認為根本沒有際遇這回事,生活中的一切只有統計上的或然率;有些人則會說:「一切都是整定的。」

靚到用唔到

最近換了一部手機,款式是最新和最靚的,老實說,我也是因它的「靚」而棄舊迎新的。 新手機外殼設計甚為精美,用料高級,與我舊機的膠殼實在無法相比。握在手中,不單「手感」一流,連自己也自覺高貴了不少,在使用時,更是有點希望別人會因這部手機而看我高一線的奇想。一件超靚的手機原來這麼厲害! 然而,很快我就發現這手機有一個嚴重的問題,它已靚到不能用。我說它靚到不能用的意思不是指它只有「美貌」沒有「智慧」,而是說我因為擔心在使用它時因為太開心,結果一不小心,就令它「破相」,外表不再完美。這種擔心結果令我在使用它時步步為營,小心翼翼,甚至避免拿出來使用。 原來製造商亦早已看透了我的心態,在買機時送了一個原廠的保護套給我,這個保護套把新手機密密厚厚的包了一層,成功地消除了我在使用手機時意外令它「破相」的機會。但有一個小問題 - 我的手機不再「靚」!它只是一個厚厚的電話機套,在使用它時我再沒有手感,更沒有「貴」感。對我而言,它的靚殼已變得毫無實際意義。 這使我想到在職場中,很多人耗盡精力去追求財富,及至得到相當多的財富後,又怕財富會失去或減少而花更多的精力來保護它,以求增值和保值。內心卻並沒有因所擁有的財富而變得更快樂。傳道者在聖經中說:「人在日光之下勞碌累心,在他一切的勞碌上得著什麼呢? 因為他日日憂慮,他的勞苦成為愁煩,連夜間心也不安。這也是虛空。」 原來,為了所得而擔憂,根本是虛空。幾乎忘了告訴大家,我決定不用機套,享受手感。 本文原載於上.行.站,蒙作者允許載於HKPES網頁 圖片:網上圖片
0FansLike
1,047FollowersFollow
13,557SubscribersSubscribe

EDITOR PI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