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ARE

作者: 司徒永富

最近社會上多了一個名詞,就是「低頭族」,泛指那些無論甚麼時候和地點也是低著頭玩手機的朋友。若你是平常在街等朋友時、在交通工具上、或是在上廁所時,也是拿著手機看電影、玩遊戲、或和朋友Whatapps等,你就是「低頭族」的一員了。

為了拯救一眾「低頭族」,最近,澳洲23歲大覺生Alex Haigh發起了「反Phubbing行動」。Phubbing一字由Phone (電話) 和Snub (冷落) 兩字衍生出來的,這個新創字的意思是指那些只顧玩手機而忽視身邊人存在的人。Alex Haigh呼籲當大家遇到低頭族時,應該將他們的樣子拍下來,再放上網頁,以表示不滿,而這活動現已傳至英美等多個國家。

事實上,智能手機的出現的確改寫了不少人的生活,現在的電話不單只是與人溝通,打出打入的功能,而是與整個世界連結,包括上網、享受多媒體視聽、打機、拍照、製作微電影,甚至推銷產品、進行實時會議、電子交易等。在未有智能電話出現前,上述一切活動都是靠不同功具、及在不同時空下進行的,若稱呼今天的我們是「低頭族」,那昨天的我們便是「窮走族」,有了智能電話的代勞,至少我們可以停下來,低頭「撥來撥去」便能「改變世界」,這也真的不錯。還有一個好處,就是世界寧靜得多,今天若選擇打電話給人,一定要想清楚,除非真的有必要,否則便是打擾別人了。

然而,被形容為「低頭族」的,一定是帶有貶意的,我想他們一定是在生活中過份倚賴手機,甚至變成不能自拔地進行強迫性行為,每時每刻「唔撥唔安樂」。是的,我也認識不少朋友對於手機是又愛又恨,他們平常需要經常用電話(例如Whatapps、Line、QQ)和客戶保持聯繫,漸漸就會習慣不分上班下班時間也經常看看手機中有否更新的訊息,結果整個世界不分晝夜地進侵著他們的生活。

老套地說,任何過隱的玩意都能使我們陶醉,最極端會變這玩意的奴隸,正如金錢一樣,如果我們只想著如何愈賺愈多錢,但卻不會作任何有意義的使用消費,我們便變成金錢的奴隸,而非主人。手機一樣,如果我們只過份沉溺其中,我們就會因為手機而失去了其他了解這世界的機會。事實上,手機只是與世界溝通的工具而矣,真正的主人是使用它的人。用手機羣組約會多年沒見的那此年朋友,然後放下手機,尊心享受一頓聚舊的晚宴,才是真正的幸福:世界既寧靜又有趣。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