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余德淳 第一封信(尋求)

第一封信(尋求)

0
SHARE

親愛的余老師:

你好,我希望在我們開始處理情緒之先,向你簡述一下這數十年來,一直困擾我的事情。

作為一個演藝人,有一段戲劇般的人生,不少人認為當中奮鬥的經歷具激勵作用,因而常被邀約出自傳。我雖樂意分享,但並不想把人生草率地如商品般宣傳,總以時間未成熟為理由而推卻。

直到最近,我卻懷疑推辭的真正原因是:我從來沒有認真面對「過往」;於我而言,那全是一些不愉快的經歷,而當中的負面情緒也只是隨時間埋藏。表面 上,我經歷着人們看以為精彩的人生;然而真正的我卻沒有活在其中,這世界好像與我隔絕!我明白出自傳,只會令我更難受;甚至有一種看着別人說故事,與自己 何干的無奈!

這促使我需要一位情緒管理專家,陪伴我去發掘當年未被處理的各種情緒。

常常被人問起,可有為童年的遭遇而感到不快?我總慣性地回答:「沒有」,正確來說卻是:「沒有……感覺。」心知這是必然要面對的事實,只可逆來順 受。童年的我,沒有時間傷春悲秋,也沒有人與我一起去面對解決困難,可依靠的只有自己。但撫心自問,我從沒認真接納這屬於我的人生。

試問誰又願意一出生便活於貧窮,連親生父母的面也沒見過,更莫說甚麼是家庭倫理!正如演戲一樣,既是導演給我的「角色」,我只可聽從地配合演出;但 這並不代表我認同和接受。內心的我常控訴着:「難道這便是我的人生?為何不是他的?」這斷斷不是我的人生!因此,我不希望自傳裡只訴說胡美儀是如何奮鬥, 如何堅強。我不停問自己:「難道這是我想要的嗎?」

某老朋友得知我將處理積壓多年的情緒,甚感驚訝,說:「為何還要舊事重提,不是早已放下嗎?過往的事由得它過去吧,人生應活在當下,或向前看!這豈 不是更好?」老師,我並不害怕向人剖白心事、展現內裡真正的我。我正正渴求有人可以為我的人生、曾經所面對的種種,逐一解答,以讓我脫離情緒的困擾,腳踏 實地生活下去。


生活愉快!

美儀

— 回應 —

「若您像美儀一樣,受到很多過往經歷的困擾」

請記著:「在尋求解困時,您要多受激勵,而非單靠答案。」

一般人的假設,造成心靈衰竭:「情緒若一直被過往困擾,那將來的人生,就是永遠的痛苦,整體生活都會不好,那時便更肯定自己的本質是不好的。」

新的觀點,幫助您更釋懷:「不愉快的經驗,也可以不是破壞性的。若遇上愛與激勵,會使我們認定人生雖有痛苦,自己的個性有軟弱,但仍可鍛鍊成為心靈強健的人。」

「不愉快的經驗,可以不是破壞性的」
心理正常與否要看對自己的自尊感的評價,是否傾向滿意。自尊是自我發現之旅,包括:我對自己有甚麼看法?其他人對我有甚麼看法?我的優缺點是否可以界定我這個人仍有存在價值?決定我有價值的是誰?我有理想的人際關係嗎?我有人類的共同點嗎?

有些感到無助的兒童,遇到不如意的事會放棄掙扎,因為他們感到失去控制力;有些會在新環境也不肯嘗試,甚至較多會產生自殺念頭,覺得怎樣做也沒有 用。然而,不愉快的經驗也可以使人增加向逆境掙扎的奮鬥過程,更可能自此有更大的勇氣和從中建立崇高的人格。因此,不愉快經驗本身是中性的,只在乎您是否 中途便放棄,還是為理想堅持,甚至利用這時機鍛鍊耐力。

「若遇上愛與激勵」
社會時事新聞常報導有些管理級的人材難抗誘惑藉權貪污,或大學生經不起失敗致抑鬱自殺的個案,正可反映有些父母在兒童成長初期只注重書本課程,而疏忽品格教育的結果。

心理學家研究到憤恨是「從家庭學來的」內爆或向他人發洩。新聞每天報導人害人的悲劇。科學進步但人際卻退步,證明人再聰明,也不能消除自己的自私和妒忌心。故此,生命極需要出現優質的生命師傅,可以是由父母或代替父母充任,使孩子經歷愛和激勵的指導。

「仍可鍛鍊成為心靈強健的人」
我們都需要找到最善最美的品格教育,品格是冷漠人間的希望之窗。有品格,就是能活出謙虛不易驕,溫柔不易躁,忍耐不易愁,包容不易怒的情緒氣質。

不論是在童年時有多好的家境,真正重要,是如何有品格和智慧,活在一個充滿逆境的現實世代。自恃有充裕物質者會因為得來容易,而容易急躁,也自視過高,終因挫折而一沉不振。

您需及早多點接觸激勵自己的媒介:充滿愛心的群體、嚮往真理的同路人、指導您的生命師傅!

願神使您活得有勁!

好友
余德淳
二零一二年九月一日

原文轉載自 福音證主協會的靈修閱讀網,詳見 https://cclappsspiritual.wordpress.com/tag/%E4%BD%99%E5%BE%B7%E6%B7%B3/

圖片:網上圖片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